第830章 下场

江染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0.net,最快更新顾少,你老婆又带娃跑了最新章节!

    第830章 下场

    陌念才犹如明白了一些顾遇年的话,因为她现在,也很想犯罪。

    克制不住的,身体本能的。

    想要得到眼前的这个男人。

    男女感情,其实本来,就是彼此的。

    就在陌念思绪有些乱,又有些不想拒绝的时候。

    顾遇年却起身了,他坐在床边看着陌念,“所以别招惹前夫了。”

    陌念:“……”

    倒不知道是失落多还是开心多了。

    只是前夫这个称呼,顾遇年还真是喊的顺了。

    她说这个词本来就是想要对着他开一波嘲讽的,没有想到顾遇年还真玩起了梗,自嘲起来了。

    陌念抿了抿唇。

    顾遇年瞧着她,“你先洗还是我先?”

    陌念爬起来,“我去洗。”

    陌念洗的香香的出来,本来是把本身裹的很严实的。

    想了想,又把睡裙的细微肩带放长了一些。

    她卸了妆,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米白色的丝质睡衣走出去。

    顾遇年坐在床边,从陌念从浴室出来那一刻,他就盯着她看,视线跟粘着了一样。

    陌念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她还特意几乎是贴着顾遇年身前弯腰,在床头柜里找东西。

    顾遇年的喉咙紧了紧,伸手去抱陌念的腰,把人搂在腿上。

    性感也低沉的嗓音,“找什么?”

    陌念甩了甩头发,分毫不管头发打到顾遇年那张过分俊美的脸。

    将头发都甩到一边,露出白皙的脖颈和好看的耳朵,她迷惑的问顾遇年,“风筒在哪儿?我没有找到,你去找办事生给我拿一个。”

    “要吹头发?”

    “这不是废话吗?湿漉漉的怎么睡?”

    顾遇年盯着陌念只被一根细细肩带勾着的圆滑肩头。

    像是男人的劣根性一样,他伸手捻住那条肩带,然后又朝下一扯。

    陌念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他脸上,啪的一声还挺动听。

    然后陌念的手就去提睡裙的肩带,有些恼,“你干什么?你能不克不及做个人?”

    顾遇年挨了打也没生气,他握着陌念的手腕,一字一句,“前妻,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陌念:“……”

    实在是顾遇年这个前妻喊的让她无话可说。

    顾遇年像是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就凑近陌念又说,“你在犯罪你知道吗?”

    陌念皱眉,“我犯什么罪了?”

    顾遇年的鼻尖凑到陌念耳畔,陌念怕痒的缩了缩头。

    男人一把捏住陌念的下巴,“前妻,你在勾引我,你很坏。”

    陌念的脸瞬间就红了,然后她加大声音的辩驳,“我没有!顾遇年,你能不克不及不要乱想,你没有看到我在找风筒吗?我找个风筒你都能脑补一出,你是不是有被勾引妄想症?”

    “嗯?”

    顾遇年轻笑,“我这样优秀,有被勾引幻想症不是很正常吗?可我现在确定,你在勾引我,这不是我的幻想。”

    陌念挣脱着就要走,“放开。”

    顾遇年不松。

    陌念就笑了,“我勾人不是这个样子的,如果你觉得这都是勾人的话,那我只能说。前夫,你的要求也太低了吧?”

    她踩他的面子,毫不留情的。

    本来以为把顾遇年惹生气了,就能按照她预想的那样,被顾遇年嫌舍的一把推开。

    她比来总是低估顾遇年的脸皮。

    男人嗓音淡淡又透着几分暧昧,“嗯,我格外容易满足。就这样就已经很喜爱了,你要是有其他的招数,下次再对我用。”

    他说完,又补充,“现在,你已经成功了。”

    陌念的后背贴到微凉的床单,她像是一只案板上的鱼,被按住了就反抗不了了。

    只能任人宰割。

    霍墨靠在栏杆,背靠着暗中的海端着一杯酒。

    林雨兰脸色不太好的回来,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回到了霍墨的身边。

    “去哪儿了?”

    霍墨把酒杯微微倾斜,一杯红酒顺着V领滑入,打湿了一片衣服。

    霍墨笑的很和善,可是眼神却是冰凉的,几乎是必定的口吻,“找顾遇年去了吧?”

    林雨兰的脸色一白,随后说,“我去洗手间。”

    “去这么久?”

    霍墨欣赏着酒渍缓慢浸透林雨兰身前的晚礼服,又抬眸去看林雨兰。

    林雨兰惧怕霍墨所有有些畏畏缩缩,“我,我有些不舒服。”

    “是吗?”

    霍墨把酒杯随手放在一旁,他低头点了一根烟,“哪儿不舒服了?”

    “胃不舒服。”

    林雨兰话刚落。

    霍墨指尖的猩红烟头就要烫过来,落在林雨兰脸上。

    林雨兰吓得用手遮住脸,慌张后退,她高跟鞋一崴。

    就要朝一旁倒。

    霍墨又朝前一步,搂住林雨兰的腰,扶着她让她不至于摔倒。

    他没有让林雨兰摔倒,但是下一秒把林雨兰重重摔在船的护栏上。

    他的手重重按住护栏,扯住林雨兰的头发,嗓音凶狠,“你还真是不安本分呐,看来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还没有让你学乖!”

    “我没有去找顾遇年,我是真的不舒服。”

    “当我是傻子?”

    霍墨的手将布料舒服的晚礼服两三下扯下来。

    林雨兰脸色瞬间就白了,“不克不及,这里人多,你不要脸了吗?”

    霍墨轻笑一声,“你还当本身是什么正经人,喜爱朝三暮四,就让别人看看你究竟有多浪。他们会喜爱看的。”

    林雨兰简直要疯,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

    她拿起一旁的红酒杯磕破就要当做利器刺伤霍墨。

    被霍墨按着她的手腕,她又想刺本身。

    都被霍墨拦了下来。

    林雨兰曾经那么自豪,现在却像是一朵烂花被霍墨踩在脚底。

    她恨极了。

    她明明,她也不想,落得这个下场的。

    这必然是一场噩梦。

    还是一场没有止境的噩梦,可是哪怕是林雨兰晕过去又醒过来,这场噩梦却还是长的像是不会结束。

    林雨兰有多狼狈,她就有多恨,一开始恨霍墨,恨到死。又狠陌念的阻拦,顾遇年的无情,最后,她又开始恨陆巧晴。

    因为陆巧晴骗她,陆巧晴像条狗一样赶走她,再不管她的事情。

    她在等陆巧晴帮忙的路上,等的满心绝望,满目恨意。
友情链接:体育菠菜  欧洲杯投注  真人平台  三分赛车  欧锦赛投注  欧锦赛投注  欧锦赛投注  真准网  欧洲杯投注平台  欧洲杯下注APP  欧洲杯投注  澳门六下彩  澳洲幸运10  真准网  真人平台  三分赛车  真准网  澳门六下彩  有料体育  有料体育  有料体育  体彩排列5  体育彩票软件  欧洲杯盘口  手机投注  欧洲杯下注APP  三分赛车  七乐彩  pg电子游戏官网  足球竞彩软件  体彩排列5  官方PC蛋蛋  七乐彩  体彩排列5  真人平台  七星彩  真人平台  体育彩票软件  七星彩  欧锦赛投注  欧洲杯下注APP  体育彩票软件  澳门六下彩  欧锦赛盘口  欧锦赛投注  欧洲杯盘口  重庆彩票  欧洲杯投注平台  东方6+1  官方PC蛋蛋